栏目导航: 首页 > 黑客文学 > 黑客文化 > 内容

中国黑客18年:刀在,理想已飘远

www.hx99.net    时间: 2010-03-04    阅读: 次     整理: 华西安全网

    从1993年首次亮相到如今已有18年历史,可更多的国人对黑客群体仍知之甚少。
    的确,这是一个神秘的群体,侧卧在居室电脑旁边,互联网世界一举一动,已在他们掌握之中。当国家遭受欺负的时候,他们亦能高举民族大义旗帜,一呼百应,为维护国家利益,与国外同行展开不见硝烟的战争。
    而如今,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中国黑客群体已经鲜见“大侠”身影,几近沦落为犯罪的代名词。这种变化让许多资深互联网人士感到深深惋惜。
    A:15岁男孩的启蒙
    与当今风靡互联网世界的博客相比,虽然同样含有一个“客”字,但当年黑客传入中国时,走的却是神秘和高深路线。
    “那是一个以技术取胜的词,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玩得转。”北京补天科技有限公司CEO王献冰说。他是中国黑客界资深级的人物,有精神领袖之称,网名“孤独剑客”。
    “黑客”一词,是由英语Hacker音译而来,本意是指那些专门研究、发现计算机和网络漏洞的计算机爱好者。他们伴随着计算机和网络的发展而产生并迅速成长。
    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小男孩凯文·米特尼克的出现,开始让黑客名声大噪。
    这位计算机天才在15岁闯入“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的电脑主机后,接连闯入美国太平洋电话公司的通信网络系统、Sun系统公司等知名公司的电脑主机。
    他最终因侵入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网络系统被捕入狱,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因网络犯罪而入狱的人。
    “我们(黑客)才是世界的主宰。”他曾说的这句话,成为众多黑客的圭臬。在他所倡导的黑客精神引领下,中国本土黑客开始壮大。1993年,我国大陆地区最早黑客现身。
    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网络安全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许榕生介绍,1993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在国内率先使用互联网,当年年底就发现有黑客入侵,某用户的权限被黑客升级为超级权限。当系统管理员跟踪时,还被黑客实施网络报复。
    这是大陆发生的首起黑客事件。从此以后,随着互联网在我国的逐步普及,黑客活动愈演愈烈。
    B:道德至上的纯洁
    黑客在中国冒出水泡之时,王献冰也踏入大学校门,同时也进入了互联网世界的大门。他说:“1995年到1996年的冬天,我整晚上
 机,机房没有暖气,冷得厉害,我就披个大衣,为调试程序一晚上要重新启动机器几百次。”
    此时,中国渐渐增多的黑客们,也正在通过网线加强着联系,准备成立组织。
    这个愿望在1997年得到了实现。当年,上海黑客goodwell(龚蔚)在境外某网站申请一处免费空间并在国内做了镜像站点,用于黑客之间的交流,成立 “绿色兵团”。
    绿色兵团的名字,来源于创立者美好的梦想,“以兵团一般的纪律和规则,打造绿色和平的网络世界”。
    家园的力量果然大,绿色兵团甫一成立,四面八方的黑客便纷至沓来。这包括如今已被尊称为教父级的rocky、solo、小鱼儿、冰河、小榕等。
    彼时的中国互联网还在起步阶段,对于普通人还是个陌生的名词,商业利益无从谈起,这得以令一帮沉醉于挑战技术的网络爱好者纯净地栖居。
    他们中有些人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初衷简单,甚至没有自己的电脑,有时为了争夺校园实验室里的机位而废寝忘食。
    就像黑客这个词的本义一样,这些聚集在绿色兵团的黑客们,信守着道德至上准则,主张网络技术共享、互助,而不是攻击和获利。
    即使是写出了中国最早木马程序的绿色兵团早期成员冰河(glacier),也这样解释写程序的初衷,他编写冰河完全是靠自己的兴趣和网友的鼓励,最初只是想编写一个方便自己的远程控制软件,不曾想竟然编成了一个中国流传使用最广泛的黑客软件。
    “那是一些真正的黑客,可以说是江湖中的大侠。”时至今日,河南洪涛科技有限公司CEO杜红超对那时黑客的道德自律赞不绝口。
    C:以技为剑的激情
    在1997年大学毕业后,王献冰的工作几经变动,但唯一不变的是对计算机技术的热爱。受到诱惑,有着正式工作的他也投身黑客世界。
    此时,中国黑客正酝酿着第一次大规模的行动。
    1998年5月,印度尼西亚发生排华事件,激起中国人愤怒,中国黑客们则决定以电脑为利剑,发泄心中怒火。
    他们以爱国的名义,向印尼网站发起攻击,首次引起世界舆论关注,一战成名。
    之后便是1999年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2001年中美撞机等事件。在这些事关中国荣辱的事件中,中国黑客又一次次大规模地团结起来,

 纷纷开展对美国网站的攻击。
    通过这些攻击,中国红客联盟、中华黑客联盟、中国鹰派联盟等黑客组织声名鹊起,成为国内许多年轻人的“偶像”。
    “我参与最积极的一次对外攻击是对日本。”王献冰对他那时的行为记忆深刻。
    2000年初,日本大阪右翼分子聚会,称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最大的谎言”。气愤之余,王献冰想到用自己掌握的黑客技术做些什么。在网上,他和另一黑客发帖号召中国黑客们组团对日发动攻击,没想到,竟然有几千名黑客响应。
    在这次对日行动中,王献冰还开发出了一个黑客软件,给日本网络造成极大杀伤。
    “我们非常自豪能为国家做些什么,那时媒体都称我们为红客,这种叫法好。”王献冰说,“我们觉得这是用黑客技术做正义的事情,红色代表正义,另外还联想到红军保家卫国。”
    这也是那时年轻触网者最朴素的思想,成为黑客,报效祖国。
    D: 泥沙俱下的泡沫
    激情都会退却。
    当中国和外界冲突不再激烈的时候,这些有红客之称的黑客,遇到了生活和事业的双重压力,开始谋求转型。
    “2001年中美黑客大战之后,媒体当时炒得火热。我自己也有点头脑发热,很想放弃我原来的工作,专门去做黑客。后来我自费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全国走了一圈,去见我们中国鹰派联盟的成员,让我感觉现实和网络还是有差距的。”一个黑客组织带头大哥如是说。
    其实早在1999年,绿色兵团就已转身,成立了上海绿盟计算机网络安全技术有限公司。
    随后,中国第一代黑客们纷纷扔掉利剑,举起盾牌,成群结队向网络安全领域进军。
    “那时期的大部分黑客高手,都成了网络安全专家或者建立自己的网络安全公司,这是他们最容易也是最好的出路。”杜红超说。
    由于开办公司需要资金和经验,另外一些黑客并不具备条件,看到互联网经济热起来后,“这些黑客就干起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
    根据自己目睹,杜红超将中国黑客发展至今的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2000年互联网泡沫出现刚好是这个分水岭之一,中国黑客形象不再是令人向往的大侠。
    王献冰说,也是从2000年开始,众多的黑客工具与软件的出现,使得

 入黑客的门槛大大降低,黑客不再是网络高手的代名词,很多黑客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翻着小学课本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种局面的出现,中国黑客的队伍开始杂乱。
    “从此,黑客黑色经济链渐显雏形。”杜红超说。
    E: 金钱至上的沦落
    乱了就乱了,谁也没有料到,中国的黑客群体,居然能一乱到底,乱到让整个群体染上乌黑的颜色。
    随后,随着网游兴起,中国黑客进入杜红超所谓的第三阶段:黑客彻底沦落,“他们直奔利益而来,成为黑客就是为了挂马、盗号、弄钱。”
    杜红超将这些新生代黑客概括为低年龄、低学历、没有稳定工作的不安全群体。
    因此,社会上关于黑客作案的报道层出不穷,直到2007年“熊猫烧香”案发,黑客产业链彻底浮出水面。
    王献冰说,中国互联网发展太迅猛,转型下的中国又有太多的诱惑让人无法把持。
    “浮躁的社会造成了浮躁的成名暴富风气,现在许多年轻人带着对黑客的神秘崇拜而来,最终沉迷于雕虫小技的卖弄而掉入黑色经济的大染缸里不能自拔。网络江湖里少了点惺惺相惜,传统的黑客消失了,千百个流氓跳了出来。”一位黑客元老说,“黑客应该是有道义、有良知的技术高手。没有了理想的黑客,也许会沦落得比俗人更俗、比狂人更狂。他们不再关心爱国,不再渴望挑战权威,只迷信金钱的力量。”
    即使黑客中还有秉持道德自律的黑客——这样的黑客是不会消亡的——他们也不再愿意以黑客身份示众,因为当下的黑客是犯罪的代名词。
    这其中就包括王献冰。江湖乱后,他随即淡出,以网络安全专家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人再称他为黑客前辈,他会主动纠正。而其他一些已经在网络安全公司就职的网络信息安全高手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无一例外否认自己是或者曾经是黑客。
    “当年热血沸腾、众志成城,刺刀上带着思想的年代恐怕一去不复返了。”这位黑客界元老的话,令人感叹。
    中国黑客几个阶段
    1启蒙 :1993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网络遭到黑客侵入,为中国大陆首起黑客攻击事件。
    2 单纯: 1997年,中国第一个黑客组织“绿色兵团”诞生,为众多技术狂热者提供交流平台。
    3
 红客: 1998年,中国黑客向发生排华事件的印尼发动攻击,一战成名,红客时代来临。
    4 转型: 2000年前后,随着中国互联网泡沫出现,众多知名黑客纷纷扔掉利剑,投身网络安全领域。
    5 变异: 2000年以后,黑客门槛大大降低,中国黑客的队伍开始杂乱,黑色经济链雏形渐显。
    6 沦落:  他们直奔利益而来,成为黑客就是为了挂马、盗号、弄钱,刺刀带思想年代一去不回。
 

本文来源:华西安全网[http://www.hx99.net]
发表评论】【告诉QQ好友】【错误报告】【加入收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