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黑客文学 > 黑客故事 > 内容

拿什么来拯救你,迷失了方向的黑客少年

www.hx99.net    时间: 2007-07-09    阅读: 次     整理: 华西安全网

孙小宁男19岁济南某高校学生

  网龄7年上网爱好:找漏洞、聊天……

  我们约好在朝山街那家最有名气的茶馆见面。如果不是他主动迎接我,我绝对不会把眼前这位一本正经的青年与身怀绝技、特立独行的黑客联系在一起。这是近期我最沉重的一次采访。因为在我们近两个小时的谈话过后,他就要离开学校了。是被勒令退学的。他就是刚刚引起不小轰动的孙小宁。我也是从报纸上看到有关他的报道才想认识他的。我被学校开除了“看过《黑客帝国》和《蜘蛛侠》吗?”我主动问他。“看过。”他漫不经心地回答,但目光有些躲闪。当他抬起头,我看到他眼圈有点红,才责怪自己的冒失,才体会到他心底的痛楚。不是我婆婆妈妈,换了谁,谁都会替他难过。“想当大侠吗?”“想啊,小时候做梦都想,要是不想的话,就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了。”说到这里,小孙笑了,笑得很无奈,但他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人生的路很长,但关键的就那几步。真的是这样,所以千万不能走错,否则会影响你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整个一生。我曾经是个黑客,我在大二时候捣鼓过带病毒的网页,被拘留过,也被学校记了过,档案上沾了黑。这之后我认认真真地改过,而且我成绩一直很好,我从小就是智商比较高的学生,很快就大四了,得开始找工作了。我们是扩招第一代,毕业生数量比社会提供的工作岗位要多得多,竞争无疑异常激烈。

我怎么也没料想到,我档案里不光彩的记录,会给我找工作带来这么大麻烦。最气人的是有好几家我相中的单位对我的才华很是欣赏,但一看我的档案材料,很惋惜地拒收。我特受打击。看着周围的同学渐渐地都找到了合适的单位,学有所成有了归宿,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的抬不起头来。我真的无颜见江东父老啊。今年春节我都没回家过,我就呆在这个城市找工作,不漏掉哪怕一场招聘会。遇到招聘会就往里钻,但平淡的简历以及不光彩的经历丝毫不能引起招聘单位对我的兴趣,奔波了好几天依然一无所获。我恨死我那该死的档案了,都是它害了我,我于是萌生了篡改自己档案的念头。我知道学校留有每个人的电子档案,所以要做得彻底,就必须修改电子档案,也就意味着要侵入学校的网络系统。尽管我曾经为此付出过惨痛的代价,但眼前巨大的就业烦恼迫使我不得不铤而走险了,使得我这个当代大学生忘记了以身试法的代价。我从电脑里翻出“作案工具”,像一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去探视校园网络系统,发现系统的安全措施非常牢靠,常规的漏洞都打了补丁,又有坚固的防火墙把关,几乎无懈可击。我又到黑客网站下载了最新的软件,折腾了好半天,还是无隙可乘。

  以后我又尝试过几次,都没有结果。眼看毕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还是没找到工作,我心里那个急呀,尤其是我家里整天给我打电话询问,我真的受不了了,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到毕业就面临失业的恐慌和忧虑。“能,当然能,太能了。”我忙不迭地回答他,试图给他一点安慰。后来有一天,我真的急中生智了,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入侵方法。我编写了一个上千行的程序,调试好,又准备好其他入侵工具,只等着合适的时机到来就动手。终于,机会来了。一个周末,我估计学校的网络管理员应该在休假,于是在深夜三点钟悄悄打开电脑,联上互联网。以前做黑客,纯粹是因为好玩,所以心态很随意;这次不同,真的有做贼的感觉,敲键盘时手不停地发抖。好在入侵很顺利,很快就找到了电子档案资料库。我找到我的档案,想去掉留校察看的处分记录,却发现根本不能作修改。尝试着用各种方法,都不能奏效。情急之下一个更大的恶念在头脑中出现:全部毁掉!就在我要执行格式化硬盘的命令时,发现有网络管理员在值班,并且他已发觉有人入侵。我加紧了攻击力度,没想到对方迅速采取了反入侵措施,接着又反侦测,反攻击。

  几个回合下来,我发现对方水平在我之上,于是慌忙“打扫战场”,准备“撤退”。但已经晚了,我像一个小偷一样,在强大的警力面前束手就擒。第二天学校有关部门根据IP地址找到了我,因为我是在留校察看期间犯的事,所以被给予勒令退学的严厉处分。处分通告一下达,在全校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毕业前夕开除一个学生在校史上还是第一次,在全国高校中也不多见。有人为我感到惋惜,也有人对我嗤之以鼻,认为我罪有应得。父母从四川老家火速赶来,找学校各级领导说情,尤其是我妈,都几乎给校长下跪了,但却遭到拒绝,最后带着破碎的心回去了。我也处于崩溃的边缘,十年寒窗熬了个大学,辛辛苦苦读了四年,花了这么多钱,最后连个毕业证都没有拿到,还有什么脸见人啊……经过半个月的痛苦煎熬,我的内心现在已趋于平静了,但它对我的影响将是一辈子的事。不管怎么样,一切都已成事实,无法挽回,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生命仍然继续,还会遇到许多挫折,我会吸取教训,勇敢地走下去。“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黑客的?给我讲讲你的黑客成长史吧。”好吧,今天就一吐为快,反正都这样了。(看他脸上稍微露出了轻松的神色,我招呼小姐再来一壶茶。)在我眼里,黑客是侠客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比较崇拜黑客。在我眼里,黑客似乎就是无所不能的,正如一些科幻电影或者是所谓的高科技的电影里面的镜头,他们的朋友坐在电脑面前,然后捣鼓了半天,屏幕上出现了一大片的数字串,飞奔着,然后一出现了一个单词,AccessDenied。随后真正的高手出来了,也在电脑上狂敲一阵子,数字又飞奔着(不过时间似乎稍微长一点),然后结果却是大相径庭的。让我崇拜不以已。我觉得他们就象金庸小说里行侠仗义的英雄。当然,这些对黑客的认识还停留在虚幻的层面上,我和黑客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源自于我的爱国主义热情。是不是这话听起来很虚伪?其实我真的不是在为自己开脱,不是推卸责任。这是事实。

还记得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使用五枚导弹袭击了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吗?任何一个经历过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那时候我上初三,虽然很紧张,但还是未敢忘忧国啊。当时真他妈不服啊,恨不得马上也能化身为无形跑到美国去炸他个稀巴烂。你说,我一个中学生能做什么呢?当时那叫个郁闷呀。在我正苦于报国无门的时候,我班一个和我玩得很铁的哥们告诉了我他表哥阿华的英雄事迹。那可是一个了不起的黑客,在得知使馆被炸的消息后,他连夜下载了一堆美国政府网址,埋头架“炮”开攻,总共攻克并修改了六个美国官方网站!就是他的壮举激发了我心底多年的英雄崇拜主义。为此,我特地专门拜访了这个哥哥,他告诉我说他一般不随便“黑”人家的网站,因为那不是真正的黑客行为,真正的黑客是遵守黑客守则的,但在维护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的正义攻击时例外。阿华表哥的话让我对黑客的认识和崇拜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做黑客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梦想。我想做这样的人。但我深知自己的水平算不上“黑客”,所以我要努力。我曾经是个英雄带着这个梦想,我升入了高中。在整个高中阶段,计算机成了我学习的重中之重。我开始迷上电脑,与其他人沉迷于电脑游戏、聊天有所不同,我的兴趣在于一些生僻的网络技术。为了学习各种计算机技术,我不仅经常泡图书馆找资料,还时常去中国黑客网等网站,浏览最先进的技术,并向一些国内顶尖高手请教。有时为了“侵入”一个网站,我可以连续两三天只睡几个小时。我没有什么坏主意,我的最高理想就是想成为一个网络侠客。学电脑真的需要天赋。可能我真的是个计算机天才吧,很快我就练就一身好本领。连我的“黑友”都对我无法不生敬佩。

  高一下学期,我就成了小有名气的“电脑狂人”,大家都传闻我身怀绝技。有一次,高二几个师哥的游戏账号密码被盗,几个“悲痛万分”的家伙慕名找到我。这忙当然得帮了,侠客嘛。我们一伙人去了网吧,我娴熟地轻舞鼠标,在电脑前仅用三五分钟就将这些游戏账号找回,众人顿时刮目相看。很快,我的“黑客”名声在同学中传开了,一不小心竟成了学校名人。别人电脑都会用各种防火墙等杀毒软件,我却从来不用这些软件,遇到病毒,自己把病毒找出,杀死是一种快乐。不瞒你说,连我爸同事家的电脑有什么问题都得找我,所以我那时真的很拽,大家都夸我肯定大有出息。我确实干过不少好事。有一次我们学校主页被一黑客侵入了,我通过查询ID找到这名黑客,并善意地警告他,他很快就把那句话删了。做这些事时感觉自己更像一个网络安全使者。还有一次,我不经意间发现我们学校附近一家书城的网上购书主页存在安全隐患,容易遭人利用,就随即发了封电子邮件寄给对方网管,并将修改办法一一告知。对方网管很快修改了漏洞,并给我发来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就这事,我们校长还特意在校会上大肆表扬了我,号召全校上网的孩子向我学习。这类事还比较多,我就不多说了吧,像你这样的记者肯定见多了吧,我就不给你吹了。这就是黑客,外人以为是强盗,其实却是侠客。(到高兴处,孙宁手舞足蹈,调皮的语气让人感觉出他仍是个大孩子。)反正你就知道我的初衷不是个坏小子就行了。其实就算是现在,大家对黑客的认识还有误区,以为黑客就是侵入网站,盗取他人网络信息,危害网络安全。

  其实不然,大多数黑客都是一些电脑技术痴迷者,他们有时耐心等待数日、数周捕捉对方服务器信息,进行各种分析,再千方百计寻找对方网络系统的漏洞,只是为了借此磨练、提高自己的技术,并体会一种“成功且好玩”的感觉。许多黑客在攻破网站后,有时会留下一句搞笑的话,甚至是自己的QQ号。但这些大多是些无足轻重的恶作剧,真正盗取别人商业信息,获取利益,并给当事企业、个人客户造成损失的,大多数黑客都不会去做。而这也是我坚决不触犯的底线,也是我当时的行为准则。第一次干坏事转眼到了高三,高考填志愿时我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就这样我进入了这所重点大学的计算机系。大一那年,我和其他同学一样,勤奋学习,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四处竞选学生干部,忙得不亦乐乎。这一年,我获得了四本荣誉证书,还拿了一等奖学金。我信心十足地规划着自己的未来:考研、出国……第一年因为开设的都是基础课程,我的水平并没有多大长进。大二时,学校开设了计算机语言课,我在这方面的过人天赋得到了极大的发挥,那些别人看来枯燥难懂的命令、代码,在我眼中像是活蹦乱跳的小精灵,都有了生命。我一头扎进计算机语言的深邃海洋中,连睡梦中都在写代码、编程序。我对感兴趣的事会特专注地去做,因此很快就在计算机编程方面一枝独秀,高出周围同学好几级。有一次老师布置作业,让我们做一个程序。我做得特别棒,但担心老师不会仔细看我们的作业,就在程序中加了一段代码,这样运行起来的结果是不断地演示我的程序,而键盘、鼠标都失效,只有重新启动才能关闭这个程序。后来这个作业得了高分,老师还赞扬了我。这算是我在大学里的第一次黑客行为,但当时却没想这么多,仅仅觉得好玩而已。这以后我常常在作业中写一些小程序,搞恶作剧,捉弄老师。

  我的“黑客”生涯这样开始了真正开始黑客“生涯”缘于自己的QQ号被盗。那时我已自认是个计算机高手了,QQ号的被盗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我发誓要把它夺回来。我在一些黑客网站下载了破解QQ密码的软件,照着说明就把自己的QQ号又盗回来了。我先是下载各种黑客软件和技术资料,用它们盗取QQ号码或者轰炸别人的邮箱。但不少软件效果并不好,经常不能发挥作用,我就想自己做一个黑客软件。我把别人的软件反编译,发现其实这些程序并不难做。我又自学了网络技术,并很快成了网络高手。

  几个月后,我综合各种QQ黑客软件的长处,做成了一个近于完美的软件,并把它发布到网上。这个软件很快就在网上风靡一时,许多QQ号的被盗就是它的“功劳”。看着自己的成果被成千上万的人使用,我的心里非常有成就感。自从蜕变成一个黑客后,我整天待在电脑前写程序,满脑子想着入侵别人的电脑,很少去上课了,成绩自然稀里哗啦往下掉。我和所有黑客一样有着深入骨髓的安全意识,所以在喧嚣的网络世界里横行无忌的同时,也在现实生活中不自觉地构筑起了一道森严的壁垒,尽量减少与同学的交流,更不去结交新的朋友,性格逐渐变得孤僻起来。后来我还写过一些小小的病毒程序,吓吓自己的同学,有时也用来教训看不顺眼的网友。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反而不满足于这些小打小闹了,开始策划一次更大的“壮举”。

  那半个月,我待在电脑前没日没夜地工作,把自己的编程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终于做出了一个带病毒的网页。我把它上传到一个免费主页上,又把链接贴到各种论坛上,还通过QQ广泛传播。由于我只是想玩玩,写的病毒程序运行起来后果并不严重,点击这个网页的电脑只会蓝屏死机而已。每天看着上万的网民点击我的网页,然后“中招”死机,非常满足,心想自己已经成为一个优秀的黑客了。就在我为自己的“杰作”自鸣得意时,派出所的民警找上门来,原来我早就被网络警察盯上了。由于造成的损失并不严重,尚未触犯刑法,但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还是被处以拘留十五天的处罚。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有位警察说得对,侵入别人的电脑跟闯入别人的住宅是一回事,破坏别人的电脑资料跟毁坏别人家的东西也没什么两样。我的行为不但给别人造成了影响,也因为沉溺于编黑客程序,耽误了自己的学习,以致好几门课程考试不及格。半个月后,我狼狈地出来了,但这个事件对我的影响远没有结束。同学们知道我进过“局子”,对我冷眼相待;曾经对我寄予厚望的老师也对我失望透顶;学校给了我留校察看的处分,记入档案。而没想到这直接影响到我的学业和前途。于是就发生了刚开始我告诉你的事情。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网络并不是完全自由的。“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我问他。我打算去广州,谋一个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不能再做黑客了……说完这句话,小孙头也不回地走了,手里握着没有喝完的绿茶,我无法继续。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一片茫然,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突然联想起海岩的小说来了,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黑客少年?

本文来源:华西安全网[http://www.hx99.net]
发表评论】【告诉QQ好友】【错误报告】【加入收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