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黑客文学 > 黑客故事 > 内容

我短暂的黑客生涯——No小说

www.hx99.net    时间: 2007-07-09    阅读: 次     整理: 华西安全网
何为加上“No小说”?买本《晃晃悠悠》看看就知道了。文中涉及到一些人事,如果有什么雷同,你就当这篇是小说吧,别告我诽谤。毕竟同名的人很多。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当黑客,也别骂我。那么多人都称黑客,我说说不行么?

出世
 我也算是中国的较早一批网民,上网历史可追溯到公元1997年1月,可以算得上是中国第二批网民。

 那时33.6K的猫刚刚有的卖,我就领着一只回家了,终于我踏上了网络这条不归路。起初在聊天室里认识了几个朋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他们嘴里听到了“黑客”这个词。黑客?什么是黑客。就当时的定义是“掌握相当高的网络技术的一群罪犯”,除了篡改网页就是使网站崩溃。我这人天生喜欢刺激,这可太刺激了,我发誓我要学做黑客。

 当黑客谈何容易?哪是说做就能做的,这可不像是考MCSD那样。虽说MCSD也不简单,但至少有书卖,交钱就有地方教你,好做练习。黑客呢?大街上哪有卖什么《教你怎样当黑客》之类的?给钱有人教你吗?你找的着人吗?去哪练习呢?自己总不能卖台server吧。好在我有个超高水平的师傅,名曰:响箭。意思是网上的信息想见就见,无人可挡。他是个在野黑客(就是无组织的),水平颇高,经常没事便为刚建成的新兴网站检查漏洞,当然是未经允许的。时不时逛逛东方网景的内部资料,偶尔也出国转一转。跟着他学,也算是投对山门,拜对了师吧。

 当我跟他说想当黑客时,“哐当”,他晕倒了。也是,他这么忙,要教这么高深的东西谈何容易?于是他给我介绍了一个人——“绿色兵团”的LittleFox。LittleFox认为我很有前途,知识丰富,一点就通,于是便耐心启发我。起初给我一些内部资料看(一般为网站漏洞介绍和攻击实例)。其中涉及到的专业知识便让我买书去研究,前前后后一共买了10来本,如:《Unix大全》、《TCP/IP技术》、《FTP实用讲解》、《双机容错》等等。

开眼
 1998年1月中旬的一天,LittleFox从福州来到了北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顶尖高手。和我一同去接他的是响箭,老远就看一个人向我们这里挥手,接着响箭也挥了挥手,显然那一定是LittleFox了,并且他们早就认识了。我们吃了饭,便去了响箭的住处。

 一进屋,LittleFox便对响箭说:“怎么样,是不是让咱们的小徒弟开开眼?”

 “当然了!”响箭回身对我说,“你可别说我把你撇给LittleFox就不管了,今天可是教你最重要的,你一定要注意看,不明白就问,就此一次,不会有下次了。”
“没错,当黑客一定脑子要好,如果你这点都看不会、记不住的话,那就不配当黑客。嗯,今天ping哪?”

“嗯……xx网。”
“行!就它了。”

 进攻就这样开始了,只见他们先在网站上转来转去,转了半个小时,偶尔还为网页做的不好看发几句牢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泡网呢。转完了开始用Telnet登录,失败。接着用ftp登陆,用anonymous注册,转了转就出来了。接着用一个软件搜索这个网站的端口,然后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5个小时后,他们拿到了一个较低级用户的密码了,上去转了转,一会儿又下来了。然后打开了另一台电脑,上了网,两台机器运行了不同的搜索软件。

“走,吃夜宵去。”响箭对我说。
“吃夜宵?那不黑啦?”
“嗨,着啥急?吃饱了再说。”
当时已经凌晨2点了,我是有点儿饿了。

 我们在街角一家小破馆子坐下,要了点东西,他们问了问我看懂了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们便大致说了说刚才所作一切的作用。我明白了一点。

 吃饱了回来,软件还在运行。他们把软件停了,看了看结果,两人分工合作,一人用一台机子,继续转悠……

 最后在早上8点终于取得了Root的密码,注册了几个superuser后,下网了。历时11个小时。我们都困了,倒床就睡。睡梦中还想着黑网站的情景。

之后,LittleFox住了3天便回去了。

新黑客诞生
 这次倒是开了眼界了,于是我便回头再看当初看的那些实例,发现当中好多关键部分都省略了。于是我凭印象把这些实例扩充了,便没事就研究。终于在1998年4月,第一次取得了“xx网”的一个superuser权限。我的黑客生涯才刚刚开始。

 由于响箭忙于正常工作,不再和我们一同行动。于是我便和LittleFox合作,紧接着锁定了第二个目标,我们成功了。紧接着就是“xx社区”、“xx信息港”等。我们的控制区域越来越大。当时正流行做个人主页。于是我们先吞掉这个“免费空间”的服务器,然后没事就改改别人的个人主页,十分有趣。不过在别人看来,十分无聊且可恶。

转职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1998年底,据说网络实业家们怵了中国的黑客们,准备招安。提供资金让这些黑客组织转行为网络安全公司,于是“绿色兵团”改名叫“绿盟”,不少人离开了“绿色兵团”,其中便有LittleFox。

 我和LittleFox都有很强的破坏欲,转行干安全,那多不刺激。我们接受不了。于是我们研究如何组建一个黑客组织。正当这是,我们在聊天室中遇见了玲玲,一个离开“中国黑客联盟”的女黑客。她的水平不在我们之下,精明能干且住在北京。她也正苦于不知该做些什么。于是当天晚上我便约她在网吧见面。我们聊的很投机,注定我们要走到一块。于是我约LittleFox来京商量组织成立的对策。1999年1月,相隔一年,我又一次见到了LittleFox。但这却是我最后一次见到LittleFox了。我们吃了顿饭,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辩,终于给组织取了个名——第四帝国。

 第四帝国,我们的黑客组织,成员只有我们三个。人太少了!我们准备招收成员,有那么多离开原来黑客组织的高手,招过来扩充组织实力。可出乎那些人多半自立门户,剩下的都戒网了。到是有不少新上网的菜鸟们想加入,啥都不知道。这时我们才意识到,上网的人也多了,现在的中国互联网已不是从前的互联网了。

中国互联网的变质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随着网费的成倍下降,电脑普及率的增高,很多人买了电脑就为了上网(网络真的那么好?),使得网络盲成倍增加。聊天室成了他们的天下,没有人在谈什么电脑知识,取而代之的是网恋。

 总的来说以上现象都出现在聊天室,聊天室不在是从前的聊天室了,已从一方净土变成一块污浊之地。没有去的价值。

 啊,跑题了。不过正因为上网的人多了,聊天室多了,惹人烦也就多了,相应之整人的招随之也多了。黑客也在畸形发展,定义也不同了,由一般的黑网站转向黑用户了。起初这只是为了整整那些招人厌的,后来可好,被些人学会了,开始四处整人,自居为黑客高手。这简直是侮辱黑客。我们有时也碰上这种所谓的黑客,真的很烦,没事就炸你,我们那时没学这些东西,拿他们没辙。后来为了自卫,只好学点相关技术和对付这帮人。一学之下才发现哪有什么好学的,简单之极,几个软件就搞定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敢称黑客。我们愤怒了,由于当时cgi安全很差,就此漏洞,我们开始大肆破坏聊天室。

误入歧途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四处破坏,最后目标锁定到电子商务网站。当时已经是99年5月了,电子商务开始发展。一般这种网站安全性好,有挑战性,并且与经济挂钩,经济犯罪呀。第一次我们成功了,并且帮很多人定了些东西。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刺激。

 在此之间,那些转行的黑客高手们也没闲着,目标锁定我们了。自相残杀。

帝国覆灭
 由于学习问题,我有一段时间没有从事黑客活动,都是LittleFox一个人在玩。有2个月没干,并没觉得手痒痒,反而觉得厌烦了。可LittleFox还热衷于破坏,偶尔叫我陪他一块玩玩。终于有一天,他玩出火了。1999年8月,LittleFox被公安机关逮捕了。判刑16年,缓刑2年。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事情有多么严重。LittleFox被抓了,主力没有了我们的组织行同虚设,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于是我和玲玲决定解散第四帝国。我们的水平虽然比那些菜鸟高一些,但比起原来的高手差远了。

 从此不会再有第四帝国这个黑客组织了,之后的时间我只研究网络技术,我的黑客生涯从此结束了。

后话
 后来LittleFox去了网络安全公司,我们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玲玲去了加拿大,至今也没有回来。第四帝国就剩我一个人了,于是第四帝国便成了我的网名。

 作者:第四帝国
本文来源:华西安全网[http://www.hx99.net]
发表评论】【告诉QQ好友】【错误报告】【加入收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