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首页 > 黑客文学 > 黑客恋情 > 内容

来世,做你身旁的树

www.hx99.net    时间: 2007-07-09    阅读: 次     整理: 华西安全网
  我是一粒滕蔓的种子,我的家在很远的地方,来到这片贫瘠的土壤,是因为了风,风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有一天,风对我说:“小妹妹,我要去远行了,你去吗?”
  我想了想说:“好的!”
  于是,风带着我一路走到了这里,风总是吹一阵,停一阵,停下来歇脚时,风就会问我:“小妹妹,你喜欢这里吗?”
  我总会看了看四周,然后意犹未尽地说:“风,你再带我走吧!这个地方我还是不喜欢!”
  风说:“好吧!我再带你走!”
  于是,我们来到了这里,风说:“小妹妹!我们歇歇脚吧,这是个很差的地方,我要带你去一个漂亮的花园!”
  我看了看四周说:“好的!”
  那真是个很贫瘠有地方,在若大的一片土地上,只有廖廖的几棵树,而在我的旁边就生长着一棵很瘦小的树,树的子叶很少,稀稀的像似勉强挂上去的一般,因为是早春的原因,他显得很冷的样子,一边打着颤一边跟我搭讪:“朋友!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很礼貌地朝他笑笑说:“我的家离这可远了!”
  “那你们将要去哪?”树问我。
  我回头问站在我身后的风说:“风!我们将要去哪里?”
  风眯着眼睛,看看了远方说:“我们将要去远方,去一个很美的地方!”
  树很羡慕的看了看我说:“朋友!你真是幸福啊!”
  我笑了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啦!”
  树很急切的问我们:“你们什么时候走?”
  风说:“过一会儿,我们就要走了!”
  “是吗?你们不多逗留一会儿?”树很是遗憾的说。
  风看看了周围说:“这是什么地方呀!这么偏的地方,我们可要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去的!”
  树看了我一眼,很是可怜地说:“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
  我还没搭话,风就替我说了:“这是什么地方呀,我们刚才经过了好些比这里好几倍的地方,我们也没停下来过!”
  树不语了,不停的抖动着他那光秃秃的树梢。
  我看了觉得他可怜极了,我说:“风,那要不我们再陪他一会吧!”
  风说:“傻妹妹!你再不走,你就要过发芽期了!”
  我低头想了想,很勇敢的对风说:“风,不好意思,我想留下来陪他!”
  风摇着头,叹了口气说:“好吧!只要你觉得开心,我就随便你了!”
  我对风说:“对不起!风,因为他太可怜了!”
  风轻抚着我的发说:“但愿你的善良会为你带来好的因果!”
  我笑着说:“风,谢谢你!”
  风走时对树说:“那是我的小妹妹,来年我希望还能看到她的笑脸!”
  树很认真的说:“风,你放心,我会让她快乐的!”
  于是风走了,而我留了下来。
  我在树的旁边开始发芽了,我一点点的长高了,而树,他的确很是喜欢我,常会给我风一般的照顾与关怀。
  到了夏天,我长的很高了,太阳很大,炙热的烤着地面,那棵小小的树,都快不行了,我看了很是心疼,我说:“树!让我缠绕你吧,让我的枝叶去挡住太阳的光吧!”
  树摇着头说:“那不行,你会受不了的!”
  我笑着摇头说:“树!我不会的,我的存在就是为你遮挡风雨的!”
  树很感动地说:“滕,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依然笑着说:“树!只要你记得我就好!”
  我开始很努力的爬到树的身上,开始缠绕上了他那瘦小的身躯,阳光照下来时,我用我的枝叶挡住了他,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树开始长高了,秋风开始疯狂的吹舞着大地,别的树都冷的发抖,而他,我缠绕着的那棵树,他一点也不冷,因为我用我的枝叶做了他的衣服,冬天,下雪了,当地上全是皑皑白雪时,当别的树都在雪下颤抖着,呻吟着时,我的树,他一点也不冷,因为那些雪都落在了我的枝叶上了。
  而我开始发着抖,嘴里不停的发出“冷!冷!”的呻吟。
  树问我:“滕,那是你发出来的声音吗?”
  而我多怕他会心疼,因此我说:“树呀!那不是我发出来的声音,那是大地在呻吟!”
  树又接着问我:“滕啊!你冷吗?”
  我很勇敢的说:“我不冷,你看我的精神多好!”
  树很感动的握住我的枝叶说:“滕!我不会忘记你!”
  我哭了,但心里却在笑。
  春天的脚步临近了,我想我的朋友-风也快来看我了。
  果然,风来了,还带来很多新朋友,她们都在树的旁边发芽了,成为了一棵棵的树。
  我的树越长越高,而我,因为受了太多的风霜,就是长不高,我整天弯着我的腰,像个年迈的老婆婆,树开始对我嫌弃了,有一天树对我说:“滕!你为何就不能像我身边的小树一般直着腰跟我说话?”
  我很是委屈在说:“树呀!我的腰不是在去年那一场雪中受了伤?”
  树撇了撇嘴说:“你真没用呀,滕!”
  我无言以对,唯有我的枝叶在风中哭泣。
  当树变成枝叶茂盛的大树时,他旁边的小树总是很讨好的围着他赞美:“树!你真的好高,你不知道你有多伟岸!”
  树听了很得意地对我说:“滕!你听,她多会说话,那像你只会不停的呻吟!”
  我依旧不哼一声,秋天来了,高大的树已经不再在需要我的遮掩了,当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冷的掉尽所有的叶子时,我的树,我的树却正在很细心的保护着他身旁的那棵小树。
  冬天来了,当雪再一次降落大地时,我已经快没气了,而我的树还是围绕着、讨好着他身边的小树,直到那一夜,我真的不行了,我有气无力的对树说:“树!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树这才低下头看我,他很是惊讶地说:“滕!你怎么了,你病了吗?”
  我凄然的笑着说:“树!我不行了,我不能陪你了!”
  树有点急了,他说:“滕!你不会有事的!”
  我说:“树!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树很是难过,他很伤心的说:“滕!都是我不好!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我用我干枯的身躯稍稍靠近了他一点,很吃力的说:“如果有来世,我想做你身旁的树!”
本文来源:华西安全网[http://www.hx99.net]
发表评论】【告诉QQ好友】【错误报告】【加入收藏】【关闭